平台首页> 龙之谷

《龙之谷》致我亲爱的竞技场:

发布时间:07-01 12:46:25

老实说不知道该放在创作板还是心情板(;_:)#借用名人守护之心的名字#竞技场铁匠旁多了一间杂货店#私设有#文渣偏心情抒发#一个pvp贤者的自白
*
那些游走竞技场的人有什么意义呢?屠龙的冒险者总这么问,即使他们时常拉拢竞技场的强者一同保卫村庄,击杀那些作乱的怪物、屠龙、共享功绩。

曾有人能够将所有功绩揽于一身,例如燬鲨,人人都认为他是当代最强的圣骑士。米霍尔也这么认为,因为他明白自己没有能力站在巨龙面前,成为队友们最坚韧的盾——亦或是女神的。

他早已捨弃了盾牌——在堤尔出意外少了左手臂的时候,他认为,就这么待在竞技场也是挺好。

周遭人们离开竞技场,齐力抵抗巨龙,他仍然待在竞技场。他自大的想,若是龙攻进来的时候,至少能挺身守住这个他投入全部人生的地方。
所以当人们将绿龙消灭、黑龙被镇压、王室与龙的恋情了结——至亚勒詹达辞世,他依旧待在这里,纵然已经没有以往的喧闹。

不知从何时开始,他会对前来挑战的斗士们问:「喂!你不去屠龙吗?」

有人笑他,这儿是竞技场,提屠龙没意思。

当时他是欣慰的,后来仔细想想,他们简直是整个阿尔特利亚的悲剧,是吸收社会资源的蚂蝗。有时候他甚至不明白皇城没事弄个竞技场干什么,即便这里早已是他的归宿。

他向冒险家打听竞技场的历史,那是英雄诞生的开端,也是世界混乱的开始——威尔斯肯特与杰伦特相遇的地方。

哈哈。他笑说,当时的杰伦特不在了,威尔斯肯特也不会回来这里了,竞技场是个空城,名副其实的。

冒险家反问他,那你怎么没去屠龙呢?

「我曾经屠过龙,或许那只能算是半个龙,蓝色那条,人们称作什么了?蓝龙?」

冒险家指正他。

「噢,抱歉!五年前的事情有些记不清了,大家都记得那时候,正要消灭海龙的时候,威尔斯肯特突然出现——补了牠最后一刀!」

他比手画脚的说着。

「知道吗?当时全身带着伤的我只觉得一切努力都白费了!」

真是无趣的理由。冒险家厌恶的说,至少结果是好的,你该换个角度想!

米霍尔只是笑笑招呼对方离去。

杰伦特死去的时候,他已经没有胆子去面对之后任何一条龙,那力量是多么地强大,人们站在龙脚边拿着武器卖命,巨龙只要一个吐息便能将其毁灭,包括他们的努力、包括他们的人生。

当然,若是成功消灭了巨龙,就成了整个梦境的英雄,并且他们会弔念那些战死的无数人,但仍会向前迈进,或者不得不向前看,毕竟走过的那条路上太过血腥。

「嘿,我亲爱的导师——在这做什么?」一个残臂的圣骑士,用他仅存的右手敲了敲米霍尔面前的桌子。

「顾店。」米霍尔给对方扯了一个苦涩的笑容,那圣骑士努嘴——或许不能称呼为圣骑士,他已失去能够提起盾牌的手,也许女神不愿他成为自己的盾。

「买点什么?」米霍尔指着台前的药水瓶,还有些蔬果跟杂货,一旁铁匠铺的打铁声哐哐响。

「堤尔,你不能老站在这儿,咱们还要开店——你不是想我被梅伊给训吧?」

「噢天!她的碎碎念简直没完没了!这样吧,和我去打一场?我今天就不在这罚站。」

堤尔比了比后头深褐色的大门,门旁站了两个卫兵,门内是英雄的开端及浑沌的开始。

「小伙子,消停些!别老缠着咱们的好青年!」铁匠说,白花花的鬍子遮住了他的面容,他一边捶腰一边说。

「米霍尔,爷爷帮你赶走这煤球,一会帮爷爷捶捶背啊!嘘—嘘——」

铁匠朝堤尔嘘气,堤尔满不在乎扮了个鬼脸,他只是晒黑了点,才不是煤球。

「好了、好了,麒麟老爷爷,我可以自己处理他的。」

米霍尔说,铁匠这才停下嘘声埋头工作。

「堤尔,我说过不打竞技了。」

「我可以等到你下班。」

「不是那个问题——太多回忆了,你知道吗?真的太多了!我明年要三十岁了,需要一个安份的生活,没有打斗、没有竞争的——你就当我老了,该离开竞技场了。」

「你并不那样想。」

「那是你这么认为!」

米霍尔揉了揉眉头,堤尔动了一下左手,如果那条手臂还在,或许他是想摸摸自己的颈后。

「我不想和你吵架,你回去吧,回去那个没人的公会休息室。」

「你这是在讽刺我,你知道这样没有用。回来吧,回来看看也好,就看那么一眼,就拿起链槌一下,就陪我一会也好——好吧,我得说你伤到我了。」

堤尔用右手摸了摸自己的颈子,米霍尔看着他。

「我八点下班,但是我已经扔掉那些——」

「我捡回来了,在孤岛上,杰伦特的墓旁,对吧?我一眼就看出来是你的武器。」

米霍尔又皱起眉头。

「你答应过不再去有怪物出没的地方。」

「你也答应过一直留在这里!」

堤尔拍了桌子,碰的一声,铁匠铺的猎犬吓了一跳,从加压器跌下来。

「我的意思是——不是这破烂摊子,在那扇门内!失落神殿、或者角斗场、天梯也行!」

「我以为我们能够就此结束谈话,堤尔,我八点下班,好吗?」

圣骑士气呼呼的走了,钻进那扇巨门之后,像是逃跑一样。

「你该告诉他的,告诉他——你还眷恋那里。」

铁匠不知何时放下了手里的用具。

「不需要——爷爷!我觉得现在的日子挺好。」

米霍尔点了根菸,那只是用白纸将菸草卷起的纸卷,舖上的便宜货,只有那些穷极无聊的老人才会买。

「你以前不抽菸的,你过说那会怎么来着?妨碍训练?还是会妨碍感情生活?」

「是气管收缩妨碍血液循环,然后造成身体——嘿,我曾经跟你说过这种无聊的家庭教育?」

「噢,不是,你曾经跟一群小伙子说的,哈哈!那时候你成天拎着那小煤球到处跑,后头跟了很多个牧师——嘿,那时候我的铺子人气还很旺,有一群傻瓜为了让武器附上红色的光就把金币双手奉上给我,哈哈哈!」

铁匠说得起劲,呵呵笑得不停。

「说真的,小伙子,你还没到需要安逸的年纪,你真该像煤球一样活蹦乱跳,而且他还少了条手臂。」

「他小了我十岁,爷爷。」

「嘿,我可老了你不止十岁,别跟我说那些!为什么不回去呢?年轻人。」

米霍尔熄掉了菸,味道太呛人。

「仙境总留在梦里,留在记忆中——我是说,回不去了。」

他只是想贪图最后一点日子,谁知道这场梦的主人何时会醒、又是否会记得她梦里的每一个人事物,人们终究都会化为回忆,无论如何,都会是一场甜美的梦。

就像他至今的半辈子,回想起来就和糖一样甜。

梦中多少人牺牲在巨龙下、多少人放弃这一切过朴实的生活,又有多少人抛掉一世的英名销声匿迹——在这片刻的和平里,停留在梦里的人们还剩下多少。

褐色大门边站着的两个卫兵打起了瞌睡,喷水池的水声在此刻听起来相当催眠。几个冒险家靠在花坛边睡着了,只有墙上的青苔喧闹不已,比较着谁能够先爬上那扇巨门的顶端。
「小子,你还是得帮我搥背。」

「当然。」

「也许你还能说说你的故事。」

「噢,爷爷,你不会感兴趣的,那是一个连条像样的龙都没杀过、把人生投入在竞技场的圣骑士的故事——」

*
很久没回谷看看了,没想到一回去触景伤感

我是体术贤,拓荒经验只有海龙,屠完了海龙进了竞技场,并且一去不回头。从全开新手小白,到潜规则、再到纯体术的过程整整5年,感谢和我组织牧师公会的你们、感谢陪了我5年的竞技场——感谢竞技场让我遇见的所有人,其中包括我现任男友。

如果你觉得我笔下名字很眼熟,或是认识我,感谢记得我的人们。

如果你曾在竞技场碰上一个不带盾牌、不开雷冲、不上3250、走位有如迷蹤步的圣骑士,感谢你曾遇见我!




感谢龙之谷给我的所有回忆,回想起就像糖一样甜蜜。

龙之谷:https://www.6k6g.com/longzg

龙之谷下载地址:点击下载

《龙之谷》是一款纯副本类的挑战类网游,游戏中通过你的聪明与才智去通关每一个关卡,让你指挥着你的角色配合队友的助攻在这个世界完成各项挑战,畅游这个充满奇幻色彩的游戏世界!

 

版权声明: 文章来自网络不代表6K6G观点,如有侵权请和6K6G联系删除。